日子

小年的阳光正好

农历腊月二十三是小年,小年是过大年的序曲,辛卯兔年就要到了。

     过小年要“祭灶吃灶糖”,之后几天还要“掸尘扫房”、“写大字”、“做豆腐”、“杀只鸡”等等、总之是祈福的过程。

     小时候家里住筒子楼,对扫房、吃灶糖印象较深。记得当时大人们头上包上毛巾、竹竿绑上掸子,把家中物件用床单、废报纸挡好,严寒中费劲地打开冰封许久的窗户,开始掸尘扫房、刷洗规整,孩子们手里攥着灶糖,叫嚣着穿过楼道,在大人们顾不上的时候成群结队发泄着兴奋,楼道里的热闹标志着真的开始要过年了。

    至于“上天言好事,下界降吉祥”,是姥姥偷偷告诉我的故事。那时,几家人都挤在一个厨房里做饭,破了四旧后的日子里,灶王爷只在爷爷奶奶的心里,绝对不会胆大到登堂入厨,所以,祭灶更换灶王爷在当时只是个旧社会的传说。

赶时髦—核桃

快过年了,工作上还有几件事没处理完,心急火燎的。几天前还摔了一跤,磨破了三层裤子,膝盖见了血,还好,尚不属于老胳膊老腿,就地翻滚几圈泄了摔倒的力量,他们说当时有点像黄继光堵抢眼。

     本周属于节前收官,这两天商店里人满为患,停车十分困难,不去。眼镜城新配了副眼镜,比宝岛、雪亮、大明等等便宜多了。至于公事儿总是忙不完的,有些事儿也不是想办完就能办完的。平和平和,把玩核桃静静心。

     两对儿核桃品相一般,不属于高价、高档货色,自己玩,完全不属于商业用途。现在手里攥着核桃的,已经不单单属于退休后的老年人,年轻人也有耍的,也谈不上八旗不八旗的,一不留心赶了个挺腐朽的时髦。

见赵州桥(几图)

没上过初中的只听别说啊。

我知道赵州桥最早出现在人教版初中教科书中。上学的人(不是读书的人)不一定记得所读书的版本,尤其基础教育阶段,只知道教科书,至于谁编的、谁出版的并不在意,这很正常。尤其现在,基础教育教材五花八门,版本千姿百态,内容良莠不齐,实在不敢恭维。当年的教材叶圣陶先生等学者、专家逐字逐句审定,现在的专家大有人在,职称更是吓人,不过少有指点江山之人、少有真正的学问了。

     关于赵州桥,当年教材初见于(凭记忆)小学语文三年级上册,而后在初中韵文教材中也有再述。大抵应该属于:隋朝李春所建石拱桥,十分有意义云云。实话,当时能建该桥,从美学、从实用、从理念上堪称高手。

     上周亲见赵州桥。

    桥不知道经过多少次翻修,旧貌新颜的让人不知所措。不过,桥仍是桥、路还是路,大体的摸样,还是会在心中勾勒出早先的恢宏和许多厚重的联想。

河北山里一个叫彪村的地方(组图)

春运了,车票很难买,只好赶晚上的车。

     返回之前的昨天下午,与几个朋友去河北某地的山里转了转。大山深处山村的隆冬干燥凋敝,许多老房子还在,但许多老房子已经人去屋空。

    小山村的痕迹弥漫着许多味道,有很远过去的、有很近现在的,无论如何,清清楚楚实实在在。

    这是2011年元月冬天里的一个普通下午。

 

     村子的入口是一个门洞,最高的地方也不到三米,大车无论如何是进不去的,除了行人,我们只看到了摩托车和小型手扶

拖拉机出入。

年终述职

双枪老安's picture

年终述职就像每年的年夜饭,都必须要好好做。

     干工作不怕苦不怕累,善于分析解决问题、完成任务,还愁述职。话是这么说,实际上年终述职大有学问,如:公开述职与上交总结就不一样,政府机关与企业公司肯定不一样,实事求是与吹牛拍马效果也不一样,还有许多不一样需要注意,所以,年终述职很见功力。

     单位要求需要按照德能勤绩四方面着手总结和述职,我很不以为然,德能不应该自己说,应该是别人说,哪有自己说自己缺德无能的?话又说回来,一般人也不好意思夸自己德高望重能力非凡,勤绩可以自己说,可说大了有自夸之嫌,说小了也没啥意思,所谓高人应该是会干能说,只干不说有点傻,光说不练不是什么好人。

     我的述职三部分:第一,总体情况和量化数据;第二,有代表性的几方面重点工作;第三,几点思考。述职20分钟,展示相关表格数据、文本6份,表扬两人,感谢一堆,共勉20个字,纵观总结:无套话,略有大话,主要是实话。

    说实话如同诚信,属于应该的美德范畴,至于总结能否得到上下左右的认可,那是他们的事儿。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高尔夫关键字: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