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时髦—核桃

快过年了,工作上还有几件事没处理完,心急火燎的。几天前还摔了一跤,磨破了三层裤子,膝盖见了血,还好,尚不属于老胳膊老腿,就地翻滚几圈泄了摔倒的力量,他们说当时有点像黄继光堵抢眼。

     本周属于节前收官,这两天商店里人满为患,停车十分困难,不去。眼镜城新配了副眼镜,比宝岛、雪亮、大明等等便宜多了。至于公事儿总是忙不完的,有些事儿也不是想办完就能办完的。平和平和,把玩核桃静静心。

     两对儿核桃品相一般,不属于高价、高档货色,自己玩,完全不属于商业用途。现在手里攥着核桃的,已经不单单属于退休后的老年人,年轻人也有耍的,也谈不上八旗不八旗的,一不留心赶了个挺腐朽的时髦。

见赵州桥(几图)

没上过初中的只听别说啊。

我知道赵州桥最早出现在人教版初中教科书中。上学的人(不是读书的人)不一定记得所读书的版本,尤其基础教育阶段,只知道教科书,至于谁编的、谁出版的并不在意,这很正常。尤其现在,基础教育教材五花八门,版本千姿百态,内容良莠不齐,实在不敢恭维。当年的教材叶圣陶先生等学者、专家逐字逐句审定,现在的专家大有人在,职称更是吓人,不过少有指点江山之人、少有真正的学问了。

     关于赵州桥,当年教材初见于(凭记忆)小学语文三年级上册,而后在初中韵文教材中也有再述。大抵应该属于:隋朝李春所建石拱桥,十分有意义云云。实话,当时能建该桥,从美学、从实用、从理念上堪称高手。

     上周亲见赵州桥。

    桥不知道经过多少次翻修,旧貌新颜的让人不知所措。不过,桥仍是桥、路还是路,大体的摸样,还是会在心中勾勒出早先的恢宏和许多厚重的联想。

现代汽车锦标赛 卡拉威公司球手群星闪耀

继美巡赛2010年赛季卡拉威公司的球手摘得了7个冠军头衔之后,众球手再次向现代汽车锦标赛发起了冲击。参加本次比赛的卡拉威签约球手有:厄尼·埃尔斯(Ernie Els)、卡梅隆·贝克曼(Cameron Beckman)、斯图尔特·艾波比(Stuart Appleby)以及德里克·雷姆利(Derek Lamely),冠军级球手们使得本次比赛充满了卡拉威的元素。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