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天朗 : 14岁中国少年入围美国高尔夫球大师赛

Paul Lakatos/AAC, via Associated Press

关天朗在亚太业余锦标赛上。他将成为美国大师赛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参赛者。

 

在2008年美国大师赛(Masters)上讲话时,奥古斯塔国家高尔夫俱乐部(Augusta National)的主席比利·佩恩(Billy Payne)介绍了一个计划,该计划允许年龄在8岁到16岁之间的少年儿童可以在持票者的陪同下免费进入球场。五年后,一名来自中国的14岁少年将作为 94名竞赛者之一,在围绳之内体验大师赛。

关天朗在亚太业余锦标赛(Asia-Pacific Amateur Championship)上问鼎冠军,该赛事由奥古斯塔国家高尔夫俱乐部在2008年设立。本周,崭露头角的关天朗将来到奥古斯塔国家高尔夫俱乐部,参 加他的第一场男子大赛。佩恩说,俱乐部的愿景就是追求“业余高尔夫球赛的发展,以求在代表国家中打造英雄和传奇,并树立可以吸引其他少年儿童加入这项运动 的楷模”。现在,关天朗成为了这一愿景的化身。

Paul Lakatos/AAC, via Associated Press

在赢得了亚太业余锦标赛之后,关天朗获得了参加奥古斯塔国家高尔夫俱乐部大师赛的资格。

 

有着竹竿体型的初中生关天朗将成为第七个参加大师赛的中国选手,也无疑是赛史上最少年老成的选手。在该赛 77年的历史中,他是最年轻的参赛手,他的参赛也预示着该运动的男子赛事将掀起一股亚洲风。同具天赋的选手还有叶沃诚,他在12岁时获得了参加今年欧巡赛 (European Tour )中国公开赛(China Open)的资格,并刷新了关天朗在去年13岁参赛时创下的记录。

名列其中的还有中国的张华创(Andy Zhang),他在14岁时获得了参加去年美国公开赛(United States Open) 的资格;此外有18岁的菲律宾小将米盖尔·塔布埃纳(Miguel Tabuena),他是亚巡赛上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以及21岁的松山英树(Hideki Matsuyama),他两次获得亚太业余锦标赛的冠军,也曾获得日巡赛的冠军,并且按计划将于本月在日本首次亮相职业赛。

受到曾四次获得大师赛冠军、有一半泰国血统的高尔夫球手泰格·伍兹(Tiger Woods)的激励,以及受到高尔夫球将从2016年起纳入奥林匹克运动会这一事实的鼓舞,亚洲男青年越来越喜爱高尔夫球。为中国《体育画报》报道高尔夫 赛事的记者南琼说,自从高尔夫球被纳入奥林匹克运动会后,中国体育总局确定了一批潜在的参赛选手。“省级的体育部门也越来越重视这项运动,”她说。

莱德杯(Ryder Cup)的英国之星、曾于去年11月在中国举行的世界高尔夫锦标赛中夺冠的伊恩·波尔特(Ian Poulter)说,“他们非常、非常勤奋地练习,为了打高尔夫,他们正在接受针对性培训。我不太确定,他们是在为奥运会奋斗,还是有什么其他原因,但他 们的数量很多,而且都非常刻苦。所以在我算来,不出几年时间,我们就能看到一位很特别的球手。”

女子赛中已经涌现了许多亚洲之星。为首的就是韩国球手朴世莉(Se Ri Pak),她曾五次获得四大赛桂冠,还有38名韩国女选手在2013年获得了女子职业高尔夫巡回赛(L.P.G.A. Tour)的比赛资格。去年,23岁的冯珊珊成为了第一个在LPGA锦标赛中夺得大赛桂冠的中国高尔夫球手。最近几年中,台湾的曾雅妮(Yani Tseng)和日本的宫里蓝(Ai Miyazato)都曾排名第一。

冯珊珊和关天朗的家乡都是广州,关天朗四岁时就在父亲关汉文的启发下玩高尔夫球。冯珊珊说,这几年来,她经常在练习场上看到关天朗。

“我一直觉得他真的很有天赋,”冯珊珊说。“他挥杆相当漂亮,击球很准,而且他的近球技术也很棒。”

关天朗还不具备把球击远的力量,他的平均开球距离大约是250码,这意味着他将在奥古斯塔国家高尔夫球场的小型快速滑球果岭上使用更长的球杆。如果他希望晋级,他的近球技术需要相当出色。

他在果岭上的表现让他获得了参加大师赛的资格。在亚太业余锦标赛的最后一天,关天朗在泰国阿玛塔温泉乡村俱乐部(Amata Spring Country Club)打第18洞时领先台湾的潘政琮(Pan Cheng-tsung)一杆,潘政琮是华盛顿大学(University of Washington)的大二学生。他无法以两杆完成四杆洞,但他在距洞五英尺的地方切削击球,从而推球入洞。

和美国出生的年轻人一样,关天朗是受到伍兹魅力的影响而喜爱上高尔夫球的,伍兹曾14次赢得大赛。关天朗说,他在电视上观看高尔夫球赛的最早记忆之 一是伍兹在2005年赢得他的最后一场四大赛。当时,伍兹和克里斯·迪马科(Chris DiMarco)不相上下,为了打败迪马科,伍兹在打标准杆为3杆的第16洞时切削击球进洞,这一幕深深地印在了关天朗的记忆之中。球像泪珠一样缓缓滚下 山丘,在球洞边缘停留片刻,最后落入洞中。

关天朗在一次电子邮件采访中说,“就是在这一次,我知道了职业高尔夫巡回赛(PGA Tour)。”

在高尔夫球运动上,他的启蒙来自父母。“我总是看到他们打高尔夫球,在我3、4岁的时候,我的父亲给了我一套儿童高尔夫球杆来打,”关天朗说。“我非常喜欢这项活动,从我开始打球后我一直打得不错。”

尽管击球距离不远,他不乏自信。在去年参加亚太业余锦标赛时,关天朗在世界业余高尔夫球员排名榜上名列第490位。在以领先一杆的成绩获胜后,他在Twitter上说,“我想在奥古斯塔的美国大师赛上获胜。”

随后,在《高尔夫文摘》(Golf Digest)的一次采访中,关天朗说,“我想我有机会晋级。我在泰国打败过松山英树,而他已经晋级过两次了。然而,晋级并不是我的目标。我更关心地是我能向世界展示什么。我喜欢‘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这句谚语。”

上个月,关天朗从他在加利福尼亚的训练基地前往乔治亚州,并在奥古斯塔国家高尔夫俱乐部练习了几轮。关天朗如今14岁半,比第二年轻的大师赛参赛 者、意大利人马泰奥·曼纳瑟罗(Matteo Manassero)的初次参赛年龄要小两岁多,后者在2010年参赛时为16岁零11个月。

“当我首次到达奥古斯塔国家高尔夫俱乐部的入口时,我的第一印象是这里的草比我去过的其他高尔夫球场要绿得多,”他说。“在奥古斯塔国家高尔夫俱乐 部的悠久历史中涌现了许多知名高尔夫球手和他们之间的比赛。能在这个许多知名高尔夫球手创造历史的球场打球,我感到非常兴奋。”

他说他计划与其他业余选手一起留在奥古斯塔国家高尔夫俱乐部,并安排在本周与两届大师赛冠军汤姆·沃森(Tom Watson)进行一轮练习赛。他是在去年12月澳大利亚公开赛(Australian Open)上认识沃森的。

“想到他是出生在我首次赢得大师赛之后,真让人吓一跳,”伍兹说。伍兹是在1997年赢得他的第一件绿夹克。他笑道,“我说,这真是吓人。”

上月,伍兹在赢得阿诺德·帕尔默邀请赛(Arnold Palmer Invitational)之后说出这番话,他还补充道,“这项运动已经全球化了。现在,越来越多的国家有选手参加了职业高尔夫巡回赛,而这一趋势将不会 改变。它只会继续增长,而且我们将有许多选手来自那些传统上不打高尔夫球的国家,他们将开始参加高水平的高尔夫球赛。”

阿诺德·帕尔默(Arnold Palmer)曾在奥古斯塔国家高尔夫俱乐部四度夺冠。在湾丘球场,83岁的帕尔默对关天朗参加大师赛持保留意见。

“我不确定这对他来说更有利,而不是更有害,”他说。“我想,如果他拥有多一点经验和多一点时间来打球比赛,他可能就会希望多等一段时间再来冲击奥古斯塔之类的比赛。”

在中国,时间是不等人的,在那里,高尔夫球场的涌现速度比获得许可的速度还要快。在20世纪90年代早期,当职业高尔夫巡回赛到深圳举办世界杯赛 (World Cup)时,中国当时只有约40个球场。中国《体育画报》的南琼预测,到去年为止,中国拥有超过580个18洞球场。

“高尔夫球在中国仍处于发展阶段,”关天朗说,“因此,还没有像在美国那么流行。但我能看出它会越来越流行。”

在提到叶沃诚打破了他的记录,成为获得欧巡赛资格的最年轻选手时,关天朗说,“我相信高尔夫球在中国的未来。”

冯珊珊说,她在LPGA锦标赛上的胜利引起了人们的些许兴趣,但和关天朗在奥古斯塔国家高尔夫俱乐部上开球一事很可能引发的热潮相比,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不论他在这一周表现如何,都将在历史上留下印记,”冯珊珊说。

她补充说,“我希望国内的人别给他太多压力,张华创在参加美国公开赛后的境遇就不太好。我敢说,如果人们不给他太多压力,他就能创造更多奇迹。”

Dan Levin自中国对本文有报道贡献。KAREN CROUSE 报道 2013年04月09日。

翻译:陶梦萦、林蒙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