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弄堂实拍(9张)——初夏上海

                                                            1.“没有房子哪有娘子(媳妇)”老阿婆站在她的门口说。

    北京有胡同,上海有弄堂。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北京的老胡同开始变少,新的胡同已经完全不是胡同的概念。

    此前,我从来没有走过上海的弄堂。上海的弄堂只是在书里、在头脑的勾勒搭建里。此次上海匆匆游走,不知为什么,总想走走上海的弄堂,于是发了短信给远方,回信简洁清楚:“三牌楼、四牌楼”。

    三牌楼、四牌楼距离豫园不远,进弄堂,微笑点头,小心翼翼地询问,礼貌总是要的。只不过大量的上海腔调完全听不懂,尽管如此还是要有礼貌,目视对方微笑点头。

    “这儿可以拍照吗?”

    “侬拍好了,这阁楼好老好老睐”

    ……

    “您好,上海话好听,可我是北方的,听不懂”

    “他讲的哪里是上海话,他洋经帮呢,里面有老多老多宁波腔”哈哈

    ……

    说实话,刚开始与弄堂里的老先生、老太太们交流还是有点忐忑,后来证明完全多虑,尽管住房条件很差,但他们乐观诙谐,邻里和睦,融融的一个大家庭。

 

    不知道城市里还有多少这样的老弄堂、老胡同,还有多少这样的老街坊、老亲情。

    不知道老街坊们啥时候可以搬到城市水泥森林的枝桠中。

    不知道他们是否说了算、愿意……

 

                            2.“这里的房子哪个开发商能拆得起”是啊,这里的阁楼亭子间里不知道有多少个户口。

                    3.“我养的鸟只会讲上海话”。看到我们夸鸟好,养鸟的街坊放下手中的面碗走出他的小屋。

                                               4.阴天,今天的“万国旗”不多也不斑斓。(确实没地方晾晒)

                                      5.尽管都通了电和自来水,但在老弄堂里刷碗、洗菜还是要在露天。

                                                   6.“我去过北京,有亲戚在”这哥们与我们闲聊着。

7.老先生八十多了,多年来守着这个几乎没什么客人的理发小店,用小店打发时光,用报纸和收音机打发清闲。老先生说,他的这个小店还上过电视呢。

                                         8.刷马桶。“拍吧拍吧,以后就成古董喽”街坊真的很随和。

                         9.别看窄,同前面的相比这算“新”弄堂了。